2014年05月21日

解剖刀显微镜加最强大脑走近杭州“尸语者”

  说起,你心里会有怎样的想象,蹦出怎样的关键词呢?宋慈?仵作?美剧CSI?TVB鉴录?

  从去年到今年,杭州界新进了5枚小鲜肉。没错,如你此刻脑补的那样,他们帅气、青春、活力。

  我们所能做的,或许是一次亲历的实录,一次耐心的倾听,然后用手里的笔,让真实的形象,出现在你的面前。

  或许,你不会有机会与他们打交道,甚至在身边的案件现场中也无法认出他们,然而他们却用自己手里的解剖刀和显微镜,加上一颗颗缜密的最强大脑,找出了隐藏在中的犯罪。

  杭州市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简称刑科所。岗位,现在就设立在刑科所之下。

  “这个职位,早先只是刑侦处技术科下面的组,但现在听听这个名字,就知道它的外延和内涵都扩大了,我们现在说的,是大概念。”大队长查志坚如是说。

  具体一点,大包含传统(病理检验和临床检验),现在还有(主要是DNA检验)和毒物检验。

  现在,杭州市刑侦支队统辖在大概念下的,在编的有26人。“都是医学相关院校毕业的,专业性极强,且都是本科以上学历,有一人博士在读,算是队伍里学历较高的一个群体。”查志坚说,高学历并不意味着只是埋头做学问,或者只在实验室和解剖室里忙,因为还有的身份,他们都需要深入现场,经过实战的检验。

  “工作比我想象的要艰苦。”说线岁,学硕士,今年元旦正式上岗。“五一的时候,我正准备请探亲假回安徽老家,结果案子来了,我连续工作了13天。”

  9点,准时到单位上班。如果有解剖工作,到了单位之后,他马上就出发去解剖室。

  10点,解剖正式开始。如果这次解剖比较简单,12点他能回到单位。如果比较复杂,下午2点他才能回到单位。

  但是作为,人人都需要值班,在值班那天,就是24小时待命状态。不管何时发生案件,柯玮都会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开始工作。

  柯玮是周莉红的。周莉红,乃是杭州界举足轻重的扛鼎级人物,历年以来,本报对她有过多次报道。“我没来之前,在你们上见过关于周老师的报道,接触了之后,发现周老师很严格,会给我突如其来的考试。”

  这样的考试,很可能就是在解剖台前展开的。一个月之前,柯玮和周莉红在解剖室忙碌,解剖到第二具遗体的时候,周莉红突然问:“这个人额骨上的这道缝是怎么回事?刚才那个人在同样的有没有?”

  柯玮心里一惊,嘀咕着说,好像也有,应该是骨折引起的。周莉红当即反驳,刚才那具没有,只有极少数人的额骨才会有这道缝,所以这个人是很特殊的。“这虽然和案子没啥大关系,但周老师的严谨还是给我上了一课,让我感触很深。”柯玮说,作为新人,他要更加细致。

  “为了检测一起案遗留的嫌疑人物质,我连续工作了12个小时。”这位,是蔡鸿勇,25岁,去年11月履新的。

  蔡鸿勇的老师是王琴。王琴是DNA检验室的副主任。“让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我经手的第一起案,当时我们从人上取到了嫌疑人的遗留物质,结果我在其中一个步骤加错了试剂,导致结果出现了偏差。”王琴帮着蔡鸿勇一步步地倒推,根据每一步的记录回放,终于找到了问题所在,最终得出了正确的结果。

  说说很简单,这其实耗去了师徒俩整整12个小时。“王老师做事一丝不苟,我也由此知道,做我们这一行的,容不得一点差错。”

  “美剧CSI、TVB鉴录,剧情都很精彩,但是影视片毕竟是影视片,和现实还是有不一样的,我们新已经感受到了,老的感受就更深了。”查志坚说。

  影视片里,出现在演员面前的尸体,往往是干净完整的,但真实会遇到什么?

  高温天发现的遗体,常常有尸水流出来,老百姓俗称的“酱”。还有的遗体,在勘查的时候,会突然从某个部位流出血水来。另外,遇到的尸体,还有残缺不全的,甚至尸块需要在一个范围内寻找好一阵子。这些都是真事,但不会出现在影视片里。

  但是,无论面对怎样的尸体,都要工作,仍要想尽办法为侦查员提供破案线索,为链的完善做出努力。

  影视片里,尤其是美剧里,演员手里往往有一个小仪器,轻轻触碰一下遗体,数据一显示,马上可以判断死亡时间,甚至精确到分,现实中的有么?

  这个仪器是测量尸温的,从而判断死亡时间,但真实的测量和后续的判断,远不是如此碰触一下即可。“对于死亡时间不太长的,会根据尸斑和尸僵来判断大致时间。这很可能是一个区间值。如果时间再长一点,就可以用特制的温度计测量尸体温度,同时还要考虑温度,再用公式计算,从而得出判断。如果尸体已经腐烂,很可能会爬出蛆虫,从蛆虫的生长发育情况,可以倒推死者死亡时间。”

  影视片里,演员提取到了死者或嫌疑人的某些物质,然后放进一台仪器里,立时显示屏上出现了一张死者或嫌疑人照片,还有生平资料,就是这么简单么?

  现实中,会提取到死者或嫌疑人的相关物质,从而进行DNA检验。但是,DNA检验,要得出死者或嫌疑人DNA图谱的过程起码要6个小时,然后要再和现有的数据进行比对,如果比中,那么才能确定死者或嫌疑人身份。没有比中,就还需要想另外的办法继续工作。

  “不过美剧里有一个镜头我印象最深,他们的法庭科学部门,有专门的仓库,一排排整整齐齐,这些是长期保留的,我们现在也要建这样的仓库。”查志坚说,这样的仓库极有意义,比如一些积案沉案,我们取出再次提取,然后比对更新的数据库,就有可能破案了。“这样的破案已经有先例了,所以我们要完善这样的仓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