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21日

公益“大熊猫”的利益链:6500个旧衣物箱每月或获利百万

  后出口或资源化利用赚钱快得多,还省事,不过废旧衣物在我国是严禁流入二手市场的。”该人士说,另外,废旧衣物也不能用于燃料,尽管煤炭的热值和废旧衣物的热值相当,约5000大卡左右。目前普通煤炭每吨600元,远高于200元一吨的化纤和混纺类价格。“主导废旧衣物回收的目的是资源化无害化,如果流向二手市场或用于焚烧的话,就跟其目的相悖了。”该人士说,“一旦交给小贩废旧衣物流向就会失控。”

  该人士表示,按照每个箱体每月收取80公斤废旧衣物来算,根据经验,公司至少要有1000个箱体的投放量,才能扭亏为盈。

  该人士又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家正规运作的废旧衣物回收公司场地费一年40万元,人工80万元,社保18万元,油费20万元,以及其他18万元,总计年支出约176万元。按照每个箱体每月150元盈利来算,1000个箱体每月15万元,一年约盈利180万元,除去帮困济贫等公益捐赠外,差不多略有盈余。

  这就意味着,一家废旧衣物回收公司如果箱体不足1000个一定会亏损,如果想从中获利,就不得不砍掉支出的大头,如人工、场地等费用。万容公司表示,公司在沪全部箱体有700多个。

  早在上海世博会期间,国家发展和委员会环资司、中国资源综合利用协会、上海市委、市、市、市政协等部门已对废旧纺织品(衣物)综合利用等情况进行考察调研。

  2010年9月25日上海市出台了《关于十五个部门联合推进生活垃圾分类促进源头减量的实施意见》(沪府办发62号)文件,当年12月15日就废旧衣物回收利用开始在居民住宅小区进行试点;2011年5月15日起推进至全市的试点工作;2012年2月27日上海市召开实施2012-2014年和建设三年环保行动计划,为了解决不断增多的生活垃圾对的压力,上海市将“生活垃圾源头减量分类收集”建设项目及“废旧衣物回收利用”循环经济和生产建设项目同时列入第五轮三年环保行动计划。“废旧服装回收利用”首次被列入“循环经济和清洁生产”专项建设项目计划中,希望通过两个项目的建设实现生活废弃物“资源化、无害化、减量化”的目标。

  从2010年以后,上海陆续出现一些从事废旧衣物回收的公司,目前比较知名的有四家:分别是上海缘源实业有限公司(下文称缘源公司)、上海荣灝纺织品有限公司(下文称荣灝公司)、上海万容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万容公司)和上海绿圣纺织品科技有限公司(下文称绿圣公司,该公司曾以“多家部门主办”为名在南京步行街世纪广场放置回收箱,而被市绿化市容局约谈,该公司口头道歉)。

  缘源公司箱体目前约2050个,分布于除宝山之外的上海所有区县,荣灝公司箱体2700多个,分布于除崇明、普陀、奉贤之外的上海所有区县。万容公司箱体约700个,主要分布于浦东、杨浦、闵行、徐汇和宝山。绿圣公司箱体不到1100个,分布在除崇明、奉贤、松江、杨浦、虹口以外的区县。

  记者在上海工商网企业信息查询网上查询相关信息后发现,缘源公司经营范围是衣物整理归类后的调剂;荣灝的经营范围是生产、加工纺织品、服装、箱包、鞋帽、服饰辅料、电脑绣花,衣物整理归类(除洗涤),从事货物及技术的进出口业务;万容经营范围是再生资源的回收利用和循环利用领域内的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转让、技术服务,以下限分支机构经营: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纺织品的加工(未取得许可证不得从事经营活动),附设分支机构;绿圣公司经营范围则是纺织原料及产品(除棉花收购)、服装服饰的销售。

  四家公司的经营范围不同,为何均从事废旧衣物回收工作呢?记者带着疑问分别采访了青浦区和浦东新区市场监督管理局。

  对此,青浦市场监督管理局张科长称,缘源公司和荣灝公司的经营范围虽然表述不一样,但是意思是一样的,根据他们从事的业务来看基本符合其经营范围。

  浦东新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称,从万容公司的经营范围来看,属科技发展、科技服务行业,跟废旧衣物回收根本就是两回事,属于不同行业。绿圣公司从事的业务基本符合其经营范围。

  记者还发现,缘源公司箱体“大熊猫”肚子上写着:上海市人民“废旧服装回收利用”项目,项目组长单位是上海市发改委、经信委、建交委和环保局;荣灝公司箱体“绿房子”上写有:上海市实施环保项目;万容公司箱体“蓝房子”上写着:上海市人民实事项目。

  就这些项目的立项情况,记者分别采访三家公司,缘源公司表示他们的项目是由市发改委立项的;荣灝和万容公司表示,他们的项目是由市绿化市容局废旧物管理处立项。三家公司均表示,每月他们都需要回收衣物量的数据表给废旧物管理处。

  市发改委对此不予回应,要求记者采访废旧衣物回收的主管部门市绿化市容局。市绿化市容局则明确表示,并没有对荣灝和万容公司的项目进行立项,同时强调,市绿化市容局只是垃圾分类的主管部门。

  上海市促进生活垃圾分类减量办法(上海市人民令第14号)第四条明确:市绿化市容行政管理部门负责生活垃圾分类减量工作的组织推进、指导和监督管理。市商务行政管理部门负责生活垃圾中可回收物回收的指导和监督管理。

  根据14号令,废旧衣物回收的主管单位应该是商委,那么上海目前从事废旧衣物回收的公司是否在商委备案?对这些公司的指导和监管中,商委做了哪些工作?这几家公司是项目,商委是否知情等问题,至记者截稿前,仍没接到对方的回复。

  1月23日,家住浦东新区灵山中星景园的张小姐带着5岁的女儿去喂“大熊猫”(废旧衣物回收箱),却发现“大熊猫”的嘴巴被第五大道居委会贴了通知封住了。通知上写道:为方服分类整理,居民的废旧衣物请先捐到居委。

  张小姐致电居委会,被告知就是为了方服分类整理,只要七八成新的衣服,内衣不要。他们只负责收取,其余一概不知。

  “大熊猫”所属的缘源公司称:“我们没有通知居委会这样做,既然是废旧衣物回收,就没有所谓只要几成新,更没有不要何种衣物这样的说法。”第五大道居委会表示:“如果真想投大熊猫,可以把通知撕了。”

  记者在现场看到,该小区门口的确放置着缘源公司的“大熊猫”和荣灝公司的“绿房子”。

  “这两家是不是存在竞争才导致大熊猫被封口?”张小姐问。事实上,三家公司的战火早已经拉开。

  荣灝公司负责人许先生称,一般情况是小区内有一家箱体,他们就会选择避开,不过实际上还是存在一个小区放几家箱体的情况,不可避免地存在正面冲突。

  一从业人员直言不讳:“投放箱体越多,公司就越赚钱,高档小区能投放进去回收率更高衣物质量更好,抢占高地是必需的。”

  荣灝公司负责人许先生称,到一个区投放箱体,先是跟区绿化市容局沟通,再跟街道,最后跟居委会沟通。

  缘源公司负责人杨先生投放箱体的途径跟许先生略有差别,他先是跟区沟通,再跟街道,最后跟居委会沟通。“主要是有些区的市容绿化局只认某个公司,不过在投放过程中也的确得到了不少区市容绿化局的大力帮助,如静安、虹口。”

  记者在浦东新区的沪新小区、沪一小区和兰城小区内发现万容公司的“蓝房子”,沪一小区居委会工作人员徐先生称,这些“蓝房子”是沪东新村街道投放进小区的。随着线索追问,沪东街道称是金桥市容协调科推荐安装的,金桥则称浦东新区垃圾分类推进办意见,浦东新区推进办则表示是由市绿化市容管理局口头推荐的。

  博兴465弄一支弄和二支弄内分别被放置了“蓝房子”和“大熊猫”,两个小区属于一个居委会管理。

  “分别安装两家箱体存在什么样的考虑?或是有何依据吗?”面对记者的询问,该小区居委会工作人员说:“没啥依据,(街道)推荐什么就安装什么。”

  据知情人透露,这些箱体可不是随意投放的,有些区只认一家公司的箱体,其他公司的不认。

  缘源公司负责人就表示,曾一度想在闵行大量投放箱体,结果该区绿化市容局只认万容公司。

  记者致电闵行绿化市容局,一工作人员表示,在闵行投放的箱体只有荣灝公司一家,都是市绿化市容局推荐过来的。“有公文吗?”记者问。“没有,都是口头推荐的。”该工作人员表示。

  但实际上,在走访过程中,闵行区三家废旧物回收公司的箱体均有进驻,比如爱庐世纪新苑有三个缘源公司的箱体,金莲新城内有两个,君临天下也有两个,而广润苑和畹町假日风景万科均投放的是万容箱体,南1111弄则是荣灝箱体。

  缘源公司负责人说:“他们(闵行区绿化市容局)不认我们公司的,能够进驻这几个小区,是因为小区居委会主动联系我们。我们是市政项目,他们还是很认可的。”

  从目前的箱体分布情况来看,闵行市容绿化部门对箱体分布情况并不完全知情。浦东新区牡丹社区旗下有个小区,但是该社区居委会一名工作人员也不清楚小区内投放的是谁家的箱体。

  对于投放箱体一事,市绿化市容管理局表示,这是公司自主行为,绝对不会也从来没有以行政方式推荐过哪家公司。